正文

第一百三回 親嘗湯藥媚倒老爺 婢學夫人難為媳婦

二十年目睹之怪現狀 作者:吳趼人


  我這回進京,才是第二次。京里沒甚朋友:符彌軒已經丁了承重憂,出京去了;北院同居的車文琴,已經外放了,北院里換了一家旗人住著,我也不曾去拜望;只有錢鋪子里的惲洞仙,是有往來的,時常到號里來談談。但是我看他的形跡,并不是要到我號里來的,總是先到北院里去,坐個半天,才到我這邊略談一談。不然,就是北院里的人不在家,他便到我這邊來坐個半天,等那邊的人回來,他就到那邊去了。我見得多次,偶然問起他,洞仙把一個大拇指頭豎起來道:“他么?是當今第一個的紅人兒!”我聽了這個話,不懂起來,近日京師奔競之風,是明目張膽,冠冕堂皇做的,他既是當今第一紅人,何以大有“門庭冷落車馬稀”的景象呢?因問道:“他是做甚么的?是那一行的紅人兒?門外頭宅子條兒也不貼一個?”洞仙道:“他是個內務府郎中,是里頭大叔的紅人。差不多的人,到了里頭去,是沒有坐位的;他老人家進去了,是有個一定的坐位,這就可想了。”我道:“永遠不見他上衙門拜客,也沒有人拜他,那里象個紅人?”洞仙道:“你佇不大到京里來,怨不得你佇不知道。這紅人兒里頭,有明的,有暗的;象他那是暗的。”我道:“他叫個甚名字?說他紅,他究竟紅些甚么?你告訴告訴我,等我也好巴結巴結他。”洞仙道:“巴結上他倒也不錯,象我兄弟一家大小十多口人吃飯,仰仗他的地方也不少呢。”我笑道:“那么我更要急于請教了。”洞仙也笑道:“他官名叫多福,號叫貢三,是里頭經手的事,他都辦得到,而且比別人便宜。每年他的買賣,也不在少處。這兩年元二爺住開了,買賣也少了許多。”我道:“怎么又鬧出個元二爺來了?”洞仙道:“這位多老爺有兩個兒子,大的叫吉祥,我們都叫他做祥大爺,是個傻子;第二個叫吉元,我們都叫他做元二爺,捐了個主事,在戶部里當差。他父子兩個,向來是連手,多老爺在暗里招呼,元二爺在明里招徠生意。”我道:“那么為甚么又要住開了呢?”洞仙道:“這個一言難盡了。多老爺年紀大了,斷了弦之后,一向沒有續娶。先是給傻子祥大爺娶了一房媳婦,不到兩年,就難產死了。多老爺也沒給他續娶,只由他買了一個姨娘就算了。卻和元二爺娶了親。親家那邊是很體面的,一副妝奩,十分豐厚,還有兩個陪嫁丫頭,大的十五歲,小的才十二歲。過了兩三年,那大丫頭有了十七八歲了,就嫁了出去;只有這個小的,生得臉蛋兒很俊,人又機靈,元二爺很歡喜他,一直把他養到十九歲還沒嫁。元二爺常常和他說笑鬼混,那位元二奶奶看在眼里,惱在心里。到底是大家姑娘出身,懂得規矩禮法,雖是一大壇子的山西老醋,擱在心上,卻不肯潑撒出來,只有心中暗暗打算,覷個便,要早早的嫁了他。后來越看越不對了,那丫頭眉目之間,有點不對了,行動舉止,也和從前兩樣了,心中越加焦急。那丫頭也明知二奶奶吃他的醋,不免懷恨在心。

  “恰好多老爺得了個脾泄的病,做兒媳婦的,別的都好伺候,惟有這攙扶便溺,替換小衣,是辦不到的,就是雇來的老媽子,也不肯干這個。元二奶奶一想,不如撥了這丫頭去伺候公公,等伺候得病人好了,他兩個也就相處慣了,希冀公公把他收了房做個姨娘,就免了二爺的事了。打定了主意,便把丫頭叫了來,叫他去伺候老爺。這丫頭是一個絕頂機警的人,一聽了這話,心中早已明白,便有了主意,唯唯答應了,即刻過去伺候老爺。多老爺正苦沒人伺候,起臥都覺得不便,忽然蒙媳婦派了這個丫頭來伺候,心中自是歡喜。況且這丫頭又善解人意,嘴唇動一動,便知道要茶;眼睛抬一抬,便知道要煙。無論是茶是藥,一定自己嘗過,才給老爺吃。起頭的兩天,還有點縮手縮腳的;過得兩天慣了,更是伺候得周到。老爺要上馬子,他抱著腰;老爺躺下來,他捶著背。并且他自從過來之后,便把自己鋪蓋搬到老爺房里去,到了晚上,就把鋪蓋開在老爺炕前地下假寐。那炕前又是夜壺,又是馬子,又是痰盂,他并不厭煩。半夜里老爺要小解了,他怕老爺著了涼,拿了夜壺,遞到被窩里,伏侍小解。那夜壺是瓷的,老爺大腿碰著了,哼了一聲,說冰涼的。丫頭等小解完后,便把夜壺舀干凈,拿來焐在自己被窩里,等到老爺再要用時,已是焐得暖暖兒的了。及至次日,請了大夫來,凡老爺夜來起來幾次,小解大解幾次,是甚么顏色,稀的稠的,幾點鐘醒,幾點鐘睡,有吃東西沒有,只有他說得清清楚楚。所以那大夫用藥,就格外有了分寸。有時晚上老爺要喝參湯,坐起來呢,怕冷,轉動又不便當;他便問準了老爺,用茶漱過口,刷過牙,刮過舌頭,把參湯呷到嘴里,伏下身子,一口一口的慢慢哺給老爺吃。有時老爺來不及上馬子,弄臟了褲子,他卻早就預備好了的。你說他怎么預備來?他預先拿一條干凈褲子,貼肉橫束在自己身上,等到要換時,他伸手到被窩里,拭擦干凈了,才解下來,替老爺換上,又是一條暖暖兒的褲子了。這一條才換上,他又束上一條預備了。

  “如此伺候了兩個多月,把老爺伺候好了。雖然起了炕,卻是片時片刻,也少他不得了。便和他說道:‘我兒,辛苦你了!怎樣補報你才好!’他這兩個多月里頭,已經把老爺巴結得甜蜜兒一般,由得老爺撫摩玩弄,無所不至的了。聽了老爺這話,便道:‘奴才伺候主子是應該的,說甚么補報!’老爺道:‘我此刻倒是一刻也離不了你了。’丫頭道:‘那么奴才就伏侍老爺一輩子!’老爺道:‘這不是誤了你的終身?你今年幾歲了?’丫頭道:‘做奴才的,還說甚么終身!奴才今年十九歲,不多幾天就過年,過了年,就二十歲了,半輩子都過完了;還有那半輩子,不還是奴才就結了嗎!’老爺道:‘不是這樣說。我想把你收了房,做了我的人,你說好么?’丫頭聽了這句話,卻低頭不語。老爺道:‘你可是嫌我老了?’丫頭道:‘奴才怎敢嫌老爺!’老爺道:‘那么你為甚么不答應?’丫頭仍是低頭不語。問了四五遍,都是如此。老爺急了,握著他兩只手,一定要他說出個道理來。丫頭道:‘奴才不敢說。’老爺道:‘我這條老命是你救回來的,你有話,管說就是了,那怕說錯了,我不怪你。’丫頭道:‘老爺、少爺的恩典,如果打發奴才出去,那怕嫁的還是奴才,甚至于嫁個化子,奴才是要一夫一妻做大的,不愿意當姨娘。如果要奴才當姨娘,不如還是當奴才的好。’老爺道:‘這還不容易!我收了你之后,慢慢的把你扶正了就是。’丫頭道:‘那還是要當幾天姨娘。’老爺道:‘那我就簡直把你當太太,拜堂成禮如何?’丫頭道:‘老爺這句話,可是從心上說出來的?’老爺道:‘有甚不是!’丫頭咕咚一聲,跪下來叩頭道:‘謝過老爺天高地厚的恩典!’老爺道:‘我和你已經做了夫妻,為甚還行這個禮?’丫頭道:‘一天沒有拜堂,一天還是奴才;等拜過了堂,才算夫妻呢。還有一層:老爺便這般抬舉,還怕大爺、二爺,他們不服呢?’老爺道:‘有我擔了頭,怕誰不服!’丫頭此時也不和老爺客氣了,挨肩坐下,手握手的細細商量。丫頭說道:‘雖說是老爺擔了頭,沒誰敢不服,但是事前必要機密,不可先說出來。如果先說出來,總不免有許多阻擋的說話。不如先不說出來,到了當天才發作,一會兒生米便成了熟飯,叫他們不服也來不及。至于老爺續娶,禮當要驚動親友,擺酒請客的,我看這個不如也等當天一早出帖子,不過多用幾個家人分頭送送罷了。’此時老爺低著頭聽分付,丫頭說一句,老爺就答應一個‘是’字,猶如下屬對上司一般。等分付完了,自然一切照辦。

  好丫頭!真有本事,有能耐!一切都和老爺商量好了,他卻是不動聲色,照常一般。有時伺候好了老爺,還要到元二奶奶那邊去敷衍一會。這件事竟是除了他兩個之外,沒有第三個人知道的。家人們雖然承命去刻帖子,卻也不知道娶的是哪一門親。就是那帖子簽子都寫好了,只有日子是空著,等臨時填寫的,更不知道是那一天。老爺又吩咐過不準叫大爺、二爺知道的,更是無從打聽,只有照辦就是了。直到了辦事的頭一天下午,老爺方才分付出來,叫把帖子填了明天日子,明日清早派人分頭散去。又分付明天清早傳儐相,傳喜娘,傳樂工,預備燈彩。這一下子,合宅上下人等都忙了。卻一向不見行聘,不知女家是什么人。祥大爺是傻的,不必說他;元二爺便覺著這件事情古怪,想道:‘這兩三個月都是丫頭在老爺那邊伺候,叫他來問,一定知道。’想罷,便叫老媽子去把丫頭叫來,問道:‘老爺明天續弦,娶的是那一家的姑娘?怎么我們一點不曉得?你天天在那邊伺候,總該知道。’丫頭道:‘奴才也不知道,也是方才叫預備一切,才知道有這回事。’二爺道:‘那邊要鋪設新房了,老爺的病也好了許久了,你的鋪蓋也好搬回這邊來了。’丫頭道:‘是,奴才就去回了老爺搬過來。’說著,去了。過了一會,又空身跑了過來道:‘老爺說要奴才伺候新太太,等伺候過了三朝,才叫奴才搬過來呢。’說罷,又去了。元二爺滿腹疑心,又暗笑老頭子辦事糊涂,卻還猜不出個就里。

  “到了明天早起,元二爺夫妻兩個方才起來,只見傻大爺的姨娘跑了來,嘴里不住的稱奇道怪道:‘二爺、二奶奶,可知道老爺今天娶的是哪一個姑娘?’二爺見他瘋瘋傻傻的,不大理會他。二奶奶問道:‘這么大驚小怪的做甚么?不過也是個姑娘罷了,不見得娶個三頭六臂的來!’姨娘道:‘只怕比三頭六臂的還奇怪呢!娶的就是二奶奶的鴉頭!’二爺、二奶奶聽了這話,一齊吃了一驚,問道:‘這是那里來的話?’姨娘道:‘哪里來的話!喜娘都來了,在那里代他穿衣服打扮呢。我也要去穿衣服了,回來怕有女客來呢。’說著,自去了。這邊夫妻兩個,如同呆了一般,想不出個甚么道理來。歇了一會,二爺冷笑道:‘吃醋咧,怕我怎樣咧,叫他去伺候老人家咧!當主子使喚奴才不好,倒要做媳婦去伺候婆婆!你看罷咧,日后的戲有得唱呢!’一面說,梳洗過了,換上衣服,上衙門去了。可憐二奶奶是個沒爪子的螃蟹,走不動,只好穿上大衣,先到公公那邊叩喜。此時也有得帖子早的來道喜了。“一會兒,吉時已到,喜娘扶出新太太,儐相贊禮拜堂。因為辦事匆促,一切禮節都從簡略,所有拜天地、拜花燭、廟見、交拜,都并在一時做了。過后便是和眾人見禮。傻大爺首先一個走上前去,行了一跪三叩首的禮。老爺自是兀然不動,便連新太太,也直受之而不辭。傻大爺行過禮之后,家人們便一迭連聲叫二爺。有人回說:‘二爺今天一早奉了堂諭,傳上衙門去了。’老爺已是不喜歡。二奶奶沒奈何,只得上前行禮,可惱這丫頭居然兀立不動。一時大眾行過禮之后,便有許多賀客,紛紛來賀,熱鬧了一天。二爺是從這天上衙門之后,一連三天不曾回家。只苦了二奶奶,要還他做媳婦的規矩,天天要去請早安,請午安,請晚安。到了請安時,碰了新太太高興的時候,鼻子里哼一聲;不高興的時候,正眼也不看一看。二奶奶這個冤枉,真是無處可伸。倒是傻大爺的姨娘上去請安,有說有笑。二爺直到了第四天才回家,上去見過老爺請過安,便要走。老爺喝叫站著,二爺只得站著。老爺歇了好一會,才說道:‘你這一向當的好紅差使!大清早起就是堂官傳了,一傳傳了三四天,連老子娘都不在眼睛里了!’二爺道:‘兒子的娘早死了,兒子丁過內艱來。’老爺把桌子一拍道:‘嚇!好利嘴!誰家的繼母不是娘!’二爺道:‘老爺在外頭娶一百個,兒子認一百個娘;娶一千個,兒子認一千個娘。這是兒媳婦房里的丫頭,兒子不能認他做娘!’老爺正待發作,忽聽得新太太在房里道:‘甚么丫頭不丫頭!我用心替你把老子伺候好了,就娘也不過如此!’老爺道:‘可不是!我病在炕上,誰看我一看來?得他伺候的我好了,大家打伙兒倒翻了臉了。你出來!看他認娘不認!’新太太巴不得一聲走了出來,二爺早一翻身向外跑了。老爺氣得叫‘抓住了他!抓住了他’!二爺早一溜煙跑到門外,跳上車子去了。這里面一個是老爺氣的暴跳如雷,大叫‘反了反了’!一個是新太太撒嬌撒癡,哭著說:‘二爺有意丟我的臉,你也不和我做主;你既然做不了主,就不要娶我!’哭鬧個不了。

  “二奶奶知道是二爺闖了禍,連忙過來賠罪,向公公跪下請息怒。老爺氣得把胡子一根根都豎了起來。新太太還在那里哭著。良久,老爺才說道:‘你別跪我!你和你婆婆說去!’二奶奶站了起來,千委屈,萬委屈,對著自己賠嫁的丫頭跪下。新太太撅著嘴,把身子一扭,端坐著不動。二奶奶千不是,萬不是,賠了多少不是。足足跪了有半個鐘頭,新太太才冷笑道:‘起去罷,少奶奶!不要折了我這當奴才的!’二奶奶方才站了起來,依然伺候了一會,方才退歸自己房里。越想越氣,越氣越苦,便悄悄的關上房門,取一根帶子,自己吊了起來。老媽子們有事要到房里去,推推房門不開,聽了聽寂無聲息,把紙窗兒戳破一個洞,往里一瞧,嚇得魂不附體,大聲喊救起來。驚動了闔家人等,前來把房門撞開了。兩個粗使老媽子,便端了凳子墊了腳,解將下來,已經是筆直挺硬的了,舌頭吐出了半段,眼睛睜得滾圓。傻大爺的姨娘一看道:‘這是不中用的了!’頭一個先哭起來。便有家人們,一面去找二爺,一面往二奶奶娘家報信去了。這里幸得一個解事的老媽子道:‘你們快別哭別亂!快來抱著二奶奶,此刻是不能放他躺下的!’便有人來抱住。那老媽子便端一張凳子來,自己坐下,才把二奶奶抱過來道:‘你們扳他的腿,扳的彎過來,好叫他坐下。’于是就有人去扳彎了。這老媽子把自己的波羅蓋兒堵住了二奶奶的谷道’一只手便把頭發提起,叫人輕輕的代他揉頸脖子,捻喉管;又叫人拈他肩膀;又叫拿管子來吹他兩個耳朵。眾人手忙腳亂的,搓揉了半天,覺得那舌頭慢慢的縮了進去。那老媽子又叫拿個雄雞來,要雞冠血灌點到嘴里,這才慢慢的覺著鼻孔里有點氣了。正在忙著,二爺回來了;可巧親家老爺、親家太太,也一齊進門。二爺嚷著怎樣了。親家太太一跨進來就哭了。那老媽子忙叫:‘別哭,別哭!二爺快別嚷!快來和他度一口氣罷!’二爺趕忙過來度氣,用盡平生之力,度了兩口,只聽得二奶奶哼的一聲哼了出來。那老媽子道:‘阿彌陀佛!這算有了命了。快點扶他躺下罷。只能灌點開水,姜湯是用不得的。’那親家太太看見女兒有了命,便叫過一個老媽子來,問那上吊的緣由,不覺心頭火起。此時親家老爺也聽明白了,站起來便去找老爺,見了面,就是一把辮子。”

  正是:好事誰知成惡事,親家從此變冤家。不知親家老爺這一把辮子,要拖老爺到那里去,且待下回再記。

上一章目錄下一章

Copyright ? 讀書網 www.izrpfr.live 2005-2019, All Rights Reserved.
鄂ICP備15019699號 鄂公網安備 42010302001612號
中国福彩北京赛车