正文

第八十回 販丫頭學政蒙羞 遇馬扁富翁中計

二十年目睹之怪現狀 作者:吳趼人


  子安道:“那里有不來取贖的道理。這東西又不是人人可當,家家收當的,不過有兩個和那典伙相熟的,到了急用的時候,沒有東西可當,就拿了這個去做個名色,等那典伙好有東西寫在票上,總算不是白借的罷了。”各人聽了,方才明白這真容可當的道理。我從這一次回到上海之后,便就在上海住了半年。繼之趁我在上海,便親自到長江各處走了一趟,直到次年二月,方才回來。我等繼之到了上海,便附輪船回家去走一轉。喜得各人無恙,撤兒更加長大了。我姊姊已經擇繼了一個六歲大的侄兒子為嗣,改名念椿,天天和撤兒一起,跟著我姊姊認字。我在家又盤桓了半年光景,繼之從上海回來了,我和繼之敘了兩天之后,便打算到上海去。繼之對我說道:“這一次你出去,或是煙臺,或是宜昌,你揀一處去走走,看可有合宜的事業,不必拘定是甚么。”我道:“亮臣在北邊,料來總妥當;所用的李在茲,人也極老實,北邊是暫時不必去的了。長江一帶,不免總要去看看;幾時到了漢口,或者走一趟宜昌,或者沙市也可以去得。”繼之道:“隨便你罷。你愛怎樣就怎樣,我不過這么提一提。各處的當事人,我這幾年雖然全用了自己兄弟子侄,至于他們到底靠得住靠不住,也要你隨事隨時去查察的。”我應允了。不到幾天,便別過眾人,仍舊回上海去。

  剛去得上海,便接了蕪湖的信,說被人倒了一筆帳,雖不甚大,卻也得去設法。我就附了江輪到蕪湖去,耽擱了十多天,吃點小虧,把事情弄妥了,便到九江走了一趟。見諸事都還妥當,沒甚耽擱,便附了上水船到漢口。考察過一切之后,便打算去宜昌。這幾年永遠不曾接過我伯父一封信。從前聽說在宜昌,此時不知還在那邊不在。便托人過江到武昌各衙門里去打聽,不兩日,得了實信,說是在宜昌掣驗局里。我便等到有宜昌船開行,附了船到宜昌去,就在南門外江邊一家吉升棧住下,安頓好行李,便去找掣驗局。

  這個局就在城外,走不多路就到了。我抬頭看時,只有一間房子,敞著大門,門外掛了一面掣驗川鹽局的牌子,兩旁掛了兩扇虎頭牌,里面坐著兩個穿號衣的局勇。我暗想,這么就算一個局了么。我伯父又在那里呢。不免上前去問那局勇。誰知我問的這個,那一個答應起來了,說道:“他是個聾子。你問的是誰?”我就告訴他。那局勇聽見說是本局老爺的侄少爺,便連忙站起來回說道:“老爺向來不在局里辦事,住在公館里。”我問公館在甚么地方。局勇道:“就在南門里不遠。少爺初到不認得路,我領了去罷。”我道:“那么甚好。”那局勇便走在前面。我看他走路時,卻又是個跛的,不覺暗暗好笑。他一拐一拐的在前面走,我只得在后面跟著。進了城不多點路就到了。那局勇急拐了兩步,先到門房去告訴。門房里家人聽說,便通報進去。我跟著到了客堂站定。只見客堂東面辟了一座打橫的花廳,西面是個書房,客堂前面的天井很大,種了許多花,頗有點小花園的景致,客堂后面還有一個天井,想是上房了。

  不一會,我伯父出來,我便上前叩見。同入到花廳,伯父命坐,我便在一旁侍坐。伯父問道:“你這回來做甚么?”我道:“侄兒這幾年總跟著繼之,這回是繼之打發來的。”伯父道:“繼之撤了任之后,又開了缺了。近來他又有了差使么?”我道:“沒有差使,近年來繼之入了生意一途。侄兒這回來,是到此地看看市面的。”伯父道:“好好的缺,自己去干掉了,又鬧甚么生意!年輕人總歡喜胡鬧!那么說,你也跟著他學買賣了?”我道:“是。”伯父道:“宜昌是個窮地方,有甚么市面!你們近來做買賣很發財?”我聽了沒有答話。伯父又道:“論理要發財,就做買賣也一樣發財。然而我們世家子弟,總不宜下與市儈為伍,何況還不見得果然發財呢。象你父親,一定不肯做官,跑到杭州去,綢莊咧、茶莊咧,一陣胡鬧,究竟躺了下來剩了幾個錢?生下你來,又是這個樣,真真是父是子了。你此刻住在那里?”我道:“住在城外吉升棧。”伯父道:“有幾天耽擱?”我道:“說不定,大約也不過十天半月罷了。”伯父道:“沒事可常到這里來談。”說著,便站了起來。

  我只得辭了出來,依著來路出城。

  回到吉升棧,只見棧門口掛著一條紅彩綢,擠了十多個兵,那號衣是四川督學部院親兵;又有幾個東湖縣民壯,東湖縣的執事銜牌也在那里。我入到棧,開了房門,便有棧里的人來和我商量,要我另搬一個房,把這個房讓出來。我本是無可無不可的,便問他搬到那里。他帶我到一個房里去看,卻在最后面又黑又暗、逼近廚房的所在。我不肯要這個房。他一定要我搬來,說是四川學臺要住。我便賭氣搬到隔壁一家興隆棧里去了。搬定之后,才寫了幾封信,發到帳房里,托他們代寄。

  對房住了一個客,也是才到的,出入相見,便彼此交談起來。那客姓丁,號作之,安徽人,向在四川做買賣,這回才從四川出來。我也告訴他由吉升棧搬過來的緣故。作之道:“不合他同一棧也罷。我合他同一船來的,一天到夜,一夜到天亮,不是罵這個,便是罵那個,弄得晝夜不寧。”我道:“怎的那么的脾氣?”作之道:“我起初也疑心,后來仔細打聽了,才知道他原來是受了一場大氣,沒處發泄,才借罵人出氣的。”我道:“他從四川到此地,自然是個交卸過的了。四川學政本來甚好的,做滿了一任,滿載而歸,還受甚么氣呢。”作之道:“四川的女人便宜是著名的。省城里專有那販人的事業;并且為了這事業,還專開了茶館。要買人的,只要到那茶館里揀了個座,叫泡兩碗茶:一碗自己喝,一碗擺在旁邊,由他空著。那些人販看見,就知道你要買人了,就坐了過來,問你要買幾歲的。你告訴了他,他便帶你去看。看定了,當面議價,當面交價。你只告訴了他住址,他便給你送到。大約不過十吊、八吊錢,就可以買一個七八歲的了;十六七歲的是個閏女,不過四五十吊錢就買了來;如果是嫁過人的,那不過二十來吊錢也就買來了。這位學政大人在任上到處收買,統共買了七八十個,這回卸了事,便帶著走。單是這班丫頭就裝了兩號大船。走到嘉定,被一個厘局委員扣住了。”我道:“這委員倒是強項的。”作之道:“并不是強項,是有宿怨的。那學臺初到任時,不知為的甚么事,大約總是為辦差之類,說這個委員不周到,在上憲前說了他的壞話,這委員從此黑了一年多。去年換了藩臺,這新藩臺是和他有點淵源的,就得了這厘局差使。可巧他老先生趕在他管轄地方經過,所以就公報私仇起來。查著了之后,那委員還親身到船上稟見,說:‘只求大人說明這七八十個女子的來歷,卑職便可放行;卑職并不是有意苛求,但細想起來,就是大人官眷用的丫頭,也沒有如許之多,并且訊問起來,又全都是四川土音,只求大人交個諭單下來,說明白這七八十個女子從何處來,大人帶他到何處去,卑職斷不敢有絲毫留難。’那學臺無可奈何,只得向他求情。誰知他一味的打官話,要公事公辦;一面就打迭通稟上臺,一面把官船扣住。那學臺只得去央及嘉定府去說情。留難了十多天,到底被他把兩船女子扣住,各各發回原籍,聽其父母認領,不動通稟的公事,算賣了面情給嘉定府。稟上去只說緝獲水販船二艘,內有女子若干口,水販某人,已乘隙逃遁。由嘉定府出了一角通緝文書,以掩耳目,這才罷了。他受了這一場大氣,破了這一注大財,所以天天罵人出氣。其實四川的大員,無論到任卸任,出境入境,夾帶私貨是相沿成例的了。便是我這回附他的船,也是為了幾十擔土。”我道:“怎么那厘卡上沒有查著你的土么?”作之道:“他在嘉定出的事,我在重慶附他來的,我附他的船時,早已出過了那回事了。”談了一回,各自回房。

  我住了兩天,到各處去走走。大約此地系川貨出口的總匯,甚么楠木、陰沉木最多。川里的藥材也甚多,甚至杜仲、厚樸之類,每每有鄉下人挑著出來,沿街求賣的。得暇我便到作之房里去,問問四川市面情形,打算入川走一趟。作之道:“四川此時到處風聲鶴唳,沒有要緊事,寧可緩一步去罷。”我道:“有了亂事么?”作之道:“亂事是沒有,然而比有亂事還難過。”我道:“這又是甚么道理呢?”作之道:“因為出了一個騙子、一個蠢材,就鬧到如此。那騙子扮了個算命看相之流,在成都也不知混了多少年了。忽然一天,遇了一個開醬園的東家來算命,他要運用那騙子手段,便恭維他是一個大貴之命,說是府上一定有一位貴人的,最好是把一個個的八字都算過。那醬園東家大喜,便邀他到家里去,把合家人的八字都寫了出來請他算。”我道:“這醬園東家姓甚么?”作之道:“姓張,是一個大富翁,川里著名的張百萬。那騙子算到張百萬女兒的一個八字,便大驚道:‘在這里了!這真是一位大貴人!’張百萬問怎么貴法。他道:‘是一位正宮娘娘的命!就是老翁的命,也是這一位的命帶起來的。不知是府上那一位?’張百萬也大驚道:‘這是甚么話!無論皇上大婚已經多年,況且滿、漢沒有聯婚之例,那里來的這個話!’騙子道:‘這件事自然不是凡胎肉眼所能看得見。我早就算定真命天子已經降世。我早年在湖北,望見王氣在四川,所以跟尋到川里來,要尋訪著了那位真命天子,做一個開國元勛。此刻皇帝不曾尋著,不料倒先尋見了娘娘。這位娘娘是府上甚么人,千萬不要待慢了他!’張百萬聽得半疑半信,答道:‘這是我小女的命。’騙子聽說,慌忙跪下叩頭道:‘原來是國丈大人,恕罪,恕罪!’嚇得張百萬連忙還禮。又問道:‘依先生說,我女兒便是娘娘,但不知這真命天子在那里?我女兒又如何嫁得到他?近來雖有幾家來求親,然而又都是生意人,哪里有個真命天子在內!’騙子道:‘千萬不可胡亂答應!倘把娘娘誤許了別人,其罪不小!大凡真龍降生,沒有一定之地。不信,你但看朱洪武皇帝,他看過牛,做過和尚,除了劉伯溫,那個知道他是真命天子呢。’張百萬道:‘話雖如此,但是我又不是劉伯溫,那里去尋個朱洪武出來呢?’騙子道:‘國丈說的那里話!生命注定的,何必去尋。何況龍鳳配合,自有一切神靈暗中指引;再加我時時小心尋訪,一經尋訪著了,自然引駕到府上來。’張百萬此時將信將疑,便留那騙子在家住下。張家本有個花園,他每天晚上,約了張百萬在園里指天畫地的,說望天子氣。天天說些盅惑的話,盅惑得張百萬慢慢的信服起來,所有來求他女兒親事的,一概回絕。一混了一年多,張百萬又生起疑心來,說那里有甚么真命天子。那騙子騙了一年多的好吃好喝,恐怕一旦失了,遂造起謠言來,說是近日望見那天子氣到了成都了,我要親身出去訪查。于是日間扮得不尷不尬,在外頭亂跑;晚上回到張百萬家里去睡,只說是出去訪尋真命天子。如此者,又好幾個月。

  “忽然一天,在市上遇了一個二十來歲的樵夫,那騙子把他一拉拉到一個僻靜去處,納頭便拜,說道:‘臣接駕來遲,罪該萬死!’那樵夫是一條蠢漢,見他如此行為,也莫名其妙。問道:‘你這先生,無端對我叩頭做甚么?’騙子悄悄說道:‘陛下便是真命天子!臣到處訪求了好幾年,今日得見圣駕,萬千之幸!’樵夫道:‘怎么我可以做得真命天子?誰給我做的?’騙子道:‘這是上天降生的。陛下跟了臣同到一個去處,自然有人接駕。’那樵夫便跟了騙子到張百萬家。騙子在前,樵夫在后,一直引他入了花園,安置停當,然后叫張百萬來,說:‘皇帝駕到了,快點去見駕!’張百萬到得花園,看見那樵夫粗眉大目,面色焦黃,心中暗暗疑訝,怎么這般一個人便是皇帝!一面想著,未免住了腳步,遲疑不前。騙子連忙拉他到一邊,和他說道:‘這是你一生富貴關頭,快去叩頭見駕,不可自誤。’張百萬道:‘這個人面目也沒甚奇異之處,并且衣服襤褸,怎見得是個皇帝?先生,莫非你看差了!’騙子道:‘真龍未曾入海,你們凡人那里看得出來。你如果不相信,我便領了圣駕到別人家去,你將來錯過了富貴,不要怨我。’張百萬聽了他的話,居然千真萬真,便走過去,對了那樵夫叩頭禮拜,口稱‘臣張某見駕’。

  “那樵夫本是呆蠢一流人,見人對他叩頭,他并不知道還禮,只呆呆的看著。張百萬叩過了無數的頭,才起來和騙子商量,怎樣款待這皇帝。騙子道:‘你看罷!你的命是大貴的,倘使不是真命天子,他如何受得起你的叩頭呢。此刻且先請皇帝沐浴更衣,擇一個潔凈所在,暫時做了皇宮,禁止一切閑雜人等,不可叫他進來,以免時時驚駕;然后擇了日子,請皇帝和娘娘成親。’張百萬道:‘知道他幾時才真個做皇帝呢,我就輕輕把女兒嫁他?’騙子道:‘凡一個真命天子出世,天上便生了一條龍。要等那條龍鱗甲長齊了,在凡間的皇帝,才能被世上的能人看得出,去輔佐他;還等那條龍眼睛開了,在凡間的皇帝才能登位。這一個真命天子,向來在成都,我一向都看他不出,就是天上那條龍未曾長齊鱗甲之故。近來我夜觀天象,知道那條龍鱗甲都長齊了,所以一看就看了出來。我勸你一不做,二不休。如果不相信,便由我帶到別處去;如果相信了,便聽我的指揮。’張百萬聽說,還只信得一半。”我道:“這件事要就全行誤信了,要就登時拒絕他,怎么會信一半的呢?”

  正是:唯有癡心能亂志,從來貪念易招殃。未知作之又說出甚么來,這件事鬧到怎生了結,且待下回再記。

上一章目錄下一章

Copyright ? 讀書網 www.izrpfr.live 2005-2019, All Rights Reserved.
鄂ICP備15019699號 鄂公網安備 42010302001612號
中国福彩北京赛车