正文

第五十六回 施奇計奸夫變兇手 翻新樣淫婦建牌坊

二十年目睹之怪現狀 作者:吳趼人


  何理之正和我談得高興,忽然一個茶房走來說道:“何先生,去天字碼頭看殺人不去?帳房李先生已經去了。”何理之道:“殺人有甚么好看,我不去。但不知殺甚么人?”茶房道:“就是殺哪個甚么苦打成招的夏作人。”何理之道:“我不看。”那茶房便去了。我問道:“甚么苦打成招的?豈不是一個冤枉案子么?”理之道:“論情論理,這個夏作人是可殺的。然而這個案子可是冤枉得很,不過犯了和奸的案子,怎么殺得他呢。”我不覺納悶道:“依律,強奸也不過是個絞罪,我記得好象還是絞監候呢,怎么就羅織成一個斬罪?豈不是一件怪事!”理之道:“這是奸婦的本夫做的圈套。說起來又是一篇長話:

  “這夏作人是新安縣人氏,捐有一個都司職銜。平日包攬詞訟,無惡不作,橫行鄉里,欺壓良懦,那不必說了;更歡喜漁獵女色。因此他鄉里的人,沒有一個不恨他如切骨的了。我們廣東地方,各鄉都設一個公局,公舉幾個紳士在局里,遇了鄉人有甚么爭執等事,都由公局紳士議斷。這夏作人又是坐了公局紳士的第一把交椅。你想誰還敢惹他!他看上了本鄉一個婆娘,這婆娘的丈夫姓李,單名一個壯字,是在新加坡經商的,每年二三月回來一次,歷年都是如此的。夏作人設法和那婆娘上了手之后,只有李壯回家那幾天是避開的,李壯一走他就來了,猶如是他的家一般。左右鄰里,無有一個不知道的;就是李壯回來,也略有所聞,不過拿不著憑據。“有一回,李壯有個本家,也到新加坡去,見了李壯,說起這件事,說的千真萬真,并且說夏作人竟是住在他家里。李壯聽了,忿火中燒,便想了一個計策,買了一對快刀,兩把是一式無異的,便附了船回家。這李壯本來是一個竊賊出身,飛檐走壁的工夫是很熟的。從前因為犯了案,官府要捉他,才逃走到新加坡,改業經商,居然多了幾個錢。后來事情擱冷了,方才回家鄉來娶親的。他此番回到家鄉,先不到家,在外面捱到天黑,方才掩了回去。又不進門,先聳身上屋,在天窗上望下一看,果然看見夏作人在那里和那婆娘對面說話,猶如夫妻一般。他此時若跳了下去,一刀一個,只怕也殺了。他一來怕夏作人力大,殺他不動;二來就是殺了,也要到官報殺奸,受了訟累,還要把一頂戴過的綠帽子晾出來。所以他未曾回來之先,已預定下計策。

  “此時看得親切,且不下去,跳至墻外,走到夏作人家里,踰墻而入,掩到他書房里,把所買的一對刀,取一把放在炕床底下,方才出來,一徑回家去打門。里面問是哪個,李壯答應一聲。那婆娘認得聲音,未免慌了,先把奸夫安頓,藏在床背后,方才出來開門。李壯不動聲色的道:‘今天船到得晚了,弄到這個時候才到家,晚飯也不曾吃。’他婆娘聽了,便去弄飯。一面又問他為甚么這一回不先給一個信,便突然回來。李壯道:‘這回是香港一家素有往來的字號,打電報叫我到香港去的,所以不及給信。’婆娘到廚下去了,很不放心,恐防李壯到房里去,看見了奸夫。喜得李壯并不進去,此時七月天氣,他只在院子里搖著蒲扇取涼。一會兒飯好了,婆娘擺開了幾樣家常小菜,端了一壺家藏舊酒,又擺了兩分杯箸。李壯道:‘怎么只擺兩分?再添一分來。’婆娘道:‘我們只有兩個人,為甚要三分?’李壯笑道:‘你何必瞞我!放著一個夏老爺在房里,難道我們兩個好偏了他么?’這一句話,把婆娘嚇得面如土色,做聲不得。李壯又道:‘這個怕甚么!有甚么要緊!我并不在這個上頭計論的。快請夏老爺出來,雖然家常便飯,也沒有背客自吃之理啊。’那夏作人躲在里面,本來也有三分害怕,仗著自己氣力大,預備打倒了李壯,還可以脫身;此刻聽了他這兩句話,越發膽壯得意,以為自己平日的威福足以懾服人,所以李壯雖然妻子被我奸了,還要這等相待。于是昂然而出。及至見了面,不知不覺的,也帶了三分羞慚。倒是李壯坦然無事,一見了面,便道:‘夏老爺,違教許久了。舍下一向多承照應,實在感激!’夏作人連道:‘不敢,不敢!’李壯便讓坐吃酒。那婆娘倒是羞答答起來。李壯正色道:‘你何必如此!我終年出門在外,家中沒人照應,本不是事,就是我在外頭,也不放心;得夏老爺這種好人肯照應你,是最好的了。你總要和我不在家時一樣才好,不然,就同在一處吃飯,也是乏味的。’又對夏作人道:‘夏老爺,你說是不是呢。難得你老人家賞臉,不然,這一鄉里面,夏老爺要看中誰,誰敢道個不字呢!’一席話說得夏作人洋洋得意。李壯又殷勤勸酒。那婆娘暗想:‘這個烏龜,自己情愿拿綠帽子往腦袋上磕,我一向倒是白耽驚怕的了。’于是也有說有笑起來。夏作人越是樂不可支,連連吃酒。李壯又道:‘可笑世上那些謀殺親夫的,我看他們都是自取其禍;若象我這樣,夏老爺,你兩口子舍得殺我么?’婆娘接口道:‘天下哪里有你這樣好人!’李壯笑道:‘我也并不是好人;不過想起我們在外頭嫖,不算犯法的,何以你們就養不得漢子呢。這么一想,心就平了。’夏作人點頭道:‘李哥果然是個知趣朋友。’說話間,酒已多了。李壯看夏作人已經醉了,便叫婆娘盛飯,匆匆吃過,婆娘收拾開去。夏作人道:‘李哥,我要先走了。你初回來,我理當讓你。’李壯道:‘且慢!我要和你借一樣東西呢。’夏作人道:‘甚么東西?’李壯道:‘這件事,我便不計較,只是祖宗面上過不去。人家說:家里出了養漢子的媳婦,祖宗做鬼也哭的。除非把奸夫捉住,剪了他的辮子,在祖宗跟前,燒香稟告過,已經捉獲奸夫,那祖宗才轉悲為喜呢。夏老爺跟前,我不敢動粗,請夏老爺自己剪下來,借給我供一供祖宗。’夏作人愕然道:‘這個如何使得!’李壯忽然翻轉了臉,颼的一聲,在褲帶上拔出一枝六響手槍,指著夏作人道:‘你偷了我老婆,我一點不計較,還是酒飯相待,此刻和你借一條無關痛癢的辮子也不肯!你可不要怪我,這枝槍是不認得人的!’這一下把夏作人的酒也嚇醒了。要待不肯時,此時酒后力乏,恐怕鬧他不過;況且他洋槍在手,只要把機簧一扳,就不是好頑的了。只得連連說道:‘給你,給你!只求你剪剩二三寸,等我好另外裝一條假的;不然,怎樣見人呢。’李壯重新把洋槍插向褲帶上道:‘這個自然。難道好齊根剪下么。方才鹵莽,夏老爺莫怪。’說罷,叫婆娘拿剪子來,走向夏作人身后,提起辮子。夏作人道:‘稍為留長一點。’李壯道:‘這個自然。’嘴里便這樣說,手里早颼的一聲,把那根辮子貼肉齊根的剪了下來。夏作人覺著,已經來不及了,只得怏怏而去,幸喜時在黑夜,無人看見,且等明日再設法罷了。

  “李壯等他去后,便打開一個皮包,叫那婆娘道:‘你來看,這是甚么東西?’婆娘走過去彎腰看時,他颼的一聲,拔出一把一尺四五寸長的雪亮快刀,對準喉嚨,盡力一刺。那婆娘只喊得一聲‘哎’,那‘呀’字還不曾喊出來,便往前倒了下去。李壯又在他左手上、左肋上,搠了幾刀,那婆娘便一縷淫魂,望鬼門關去了。李壯卻拿夏作人的辮子,纏在死婆娘的右臂上;把剪下來的一頭,給他握在手里。才斷氣的時候,手足還未全僵,李壯代他握了頭發;又拿刀搠了他握發的手兩刀;又拿自己的手握住他的手,等他凍僵了才放。安置停當,把自己身上整理潔凈,已是三更多天了。他提了帶回來的皮包,走了出來,把門反掩了,走出村外一間破廟里,胡亂歇了一夜。

  “到天明起來,提了皮包,仍然走回家里。昨夜他回來時,是在黑夜,鄉下人一到了斷黑時,便家家關門閉戶的了;卻又起來極早,才破天亮,便家家都起來了,趕集的,耕田的,放牛的,往來的人已是絡繹不絕,所以他提著皮包入村,大家都看見他了。都拱手招呼,說:‘李大哥回來了,幾時到的?我們都惦記你呢。新加坡生意可好?你發財啊。’李壯道:‘今天一早到的。承記掛,多謝!我托福還好!’如此一路招呼到家,一村的人,都知道李壯今天回來了。到得門前,那左右鄰居,也是一般的招呼,卻是捏了一把汗,知道夏作人準在里面,今番只怕要撞破了!看著他舉手,輕輕叩了兩下門,不見答應;又叩了兩三下,仍然沒人答應。李壯道:‘怎么這個時候,還不起來呢?’用力打了一下,那門呀的一聲開了,原來是虛掩著的。李壯故裝成詫異的樣子道:‘唔!’一面走了進去。

  “不一會,忽然大呼小叫的走了出來道:‘不好了!我的女人給人殺死了!’眾人聽說,老大吃了一驚,都紛紛進去。看見他手里握著一條辮子,鮮血滿地,身上傷了七八刀。個個都稱奇道怪。一面先驚動了地保,先去報官。李壯一面奔到公局,求眾紳士作主。這天眾紳士都到了,單少了個夏作人。眾紳聽見說地方出了命案,便叫人去請他。一會回來說,夏老爺有點感冒,不能出來。李壯道:‘我是今天才回來的,平空遇了這件事,不得主意。向來地方上有事,都是夏老爺做主的,偏偏他又病了;他既然是感冒避風,說不得請眾位老爺帶著我到他府上,求個主意的了。’眾人見是人命大事,便同了李壯到夏家來。夏作人仍舊不肯相見,說是在上房睡了,不能起來。眾人道:‘今天地方上出了命案,夏老爺不能起來,我們也要到上房去相見的了。’說罷,也不等傳報,一齊踱了進去。只見夏作人睡在床上,蓋上一床夾被窩,臉向外躺著。眾人告訴這件事,他這一嚇,非同小可,臉色登時大變起來,嘴里裝著哼哼之聲,沒有半句說話,卻拿雙眼看著李壯。李壯故意走到床前道:‘夏老爺是甚么病?可有點發燒?’說罷,伸手在他額上去摸,故意摸到腦后,說一聲‘噯呀’!回頭對眾人道:‘我的死女人,手里握了一條辮子,此刻夏老爺的辮子是齊根沒了的,莫非殺人的是夏老爺?’眾人聽說,吃了一驚,一擁上前去看。

  “李壯不顧眾人,便飛奔到縣里去擊鼓鳴冤,說夏作人殺人。知縣官方才得了地保的報,正要去驗尸,問了李壯口供,便帶了仵作,出城下鄉相驗。官看了這個情形,明明是拒奸被殺,倒不覺對著那尸首肅然起敬。驗過之后,叫取下辮子帶回去,順路去拜夏紳士。投帖進去,回出來說擋駕。官怒道:‘有人告了他在案,我不傳他,親來拜他,他倒裝模做樣起來了!莫非是情虛么!’說著,不等請,便自下轎進來。這夏作人喜歡結交官場,時常往事,所以他家里的路,官也走熟的了,不用引導,便到書房坐下。那官本來聽了李壯說夏作人沒了辮子,所以要親來察看的,如何肯空回去。夏作人沒法,又不曾裝好假辮子,只得把老婆的髭子打了一條假辮,裝在涼帽箍里面;匆忙之間,又沒有辮穗子,將就用一根黑頭繩打了結,換上衣冠,出來相見。因為有了虧心的事,臉色未免一陣紅、一陣白,知縣已是疑心。相見過后,分賓坐定。官有心要體察他,便說道:‘天氣熱得很,我們何妨升冠談談。’說著,自己先除了帽子。夏作人忙說‘不必’,臉上的汗,卻直流下來。偏偏那官帶來裝煙的小跟班,把煙窩掉在地下,低頭去拾;一瞥眼看見炕底下一把雪亮的刀,不覺失驚道:‘這個刀是殺人的啊!’夏作人方在那里說‘不必不必’,忽聽了這句話,猛然吃了一驚道:‘哪里有甚么刀?”小跟班道:‘炕底下的不是么。’說著,走進彎腰伸手拾了起來。夏作人此時心虛已經到了極點,一看見了,嚇得魂不附體,汗如雨下,不覺戰抖起來,說道:‘這——這——這是誰——誰放在這里的?這——這——這不是我的啊!’這個時候,恰好一個家人在夏作人背后,把他辮子捏了一捏,覺得油膩膩的;因回道:‘夏老爺的辮子是假的。’知縣頓時翻了臉,喝叫把他帶了衙門里去,這把兇刀也帶了去。說著,先出來上轎去了。

  “回到衙門,把兇刀和尸格一對,竟是一絲不走的。不由分說,先交代動公事詳革了他的職銜,便坐堂提審。夏作人供道:‘這婦人向來與職員有奸的。’只說得這一句,官喝住了,喝叫先打五十嘴巴。打完了,才說道:‘這婦人明明是拒奸被殺的,我見了他還肅然起敬,你開口便誣蔑他,這還了得!這五十下是打你的誣蔑烈婦!’又喝再打五十。打完了,又道:‘你犯了法,這個職銜經本縣詳革了,你還稱甚么職員!有甚么話,你講!’夏作人道:‘小人和這已死婦人,委實一向有奸的。’官大怒道:‘你還要誣蔑好人!’喝再打一百嘴巴。打得夏作人兩腮紅腫,牙血直流。又供道:‘這婦人不是小人殺的,青天大老爺冤枉!’官怒道:‘你不殺他,你的辮子,怎么給他死握著?”夏作人要把昨夜的情由敘出來,無奈這個官不準他說和婦人犯奸,一說著,便不問情由,先打嘴巴,竟是無從敘起。又一時心慌意亂,不得主意,只含糊辯道:‘這條辮子怕不是小人的。’官叫差役拿辮子在他頭上去驗,驗得顏色粗細,與及斷處痕跡,一一相符。從此便是跪鐵鏈、上夾棍、背板凳、天平架,沒有一樣不曾嘗過,熬不過痛苦,只得招了個‘強奸不遂,一時性起,把婦人殺死;辮發被婦人扭住,不能擺脫,割辮而逃’。于是詳上去,定了個斬決。上頭還夸獎他破案神速。他又敬那婆娘節烈,定了案之后,他寫了‘節烈可風’四個字,做了匾,送給李壯懸掛。又辦了祭品,委了典史太爺去祭那婆娘。更兼動了公事,申請大憲,和那婆娘奏請旌表,乞恩準其建坊。今天斬決公文到了,只怕那請旌的公事,也快回來了。”

  正是:世事何須問真假,內容強半是糊涂。未知后事如何,且待下回再記。

上一章目錄下一章

Copyright ? 讀書網 www.izrpfr.live 2005-2019, All Rights Reserved.
鄂ICP備15019699號 鄂公網安備 42010302001612號
中国福彩北京赛车