正文

第四十三回 試鄉科文闈放榜 上母壽戲彩稱觴

二十年目睹之怪現狀 作者:吳趼人


  當時我無意中拿風槍打著了一個鴿子,那鴿子便從墻頭上掉了下來,還在那里騰撲。我連忙過去拿住,覺得那鴿子尾巴上有異,仔細一看,果是縛著一張紙。把他解了下來,拆開一看,卻是一張刷印出來已經用了印的題目紙。不覺吃了一驚。丟了鴿子,拿了題目紙,走到房里,給繼之看。繼之大驚道:“這是哪里來的?”我舉起風槍道:“打來的。我方才進來拿槍時,大哥還低著頭寫字呢。”繼之道:“你說明白點,怎么打得來?”我道:“是拴在鴿子尾巴上,我打了鴿子,取下來的。”繼之道:“鴿子呢?”我道:“還在外面墻腳下。”說話間,王富點上蠟燭來。繼之對王富道:“外面墻腳下的鴿子,想法子把他藏過了。”王富答應著去了。

  我道:“這不消說是傳遞了。但是太荒唐些,怎么用這個笨鴿子傳遞?”繼之道:“鴿子未必笨,只是放鴿子的人太笨了,到了這個時候才放。大凡鴿子,到了太陽下山時,他的眼睛便看不見,所以才被你打著。”說罷,便把題目紙在蠟燭上燒了。我道:“這又何必燒了他呢?”繼之道:“被人看見了,這豈不是嫌疑所在。你沒有從此中過來,怨不得你不知道此中利害。此刻你和我便知道了題目,不足為奇;那外面買傳遞的不知多少,這一張紙,你有本事拿了出去,包你值得五六百元,所以里面看這東西很重。聽說上一科,題目已經印了一萬六千零六十張,及至再點數,少了十張,連忙劈了板片,另外再換過題目呢。”我笑道:“防這些士子,就如防賊一般。他們來考試,直頭是來取辱。前幾天家母還叫我回家鄉去應小考,我是再也不去討這個賤的了。”

  繼之道:“科名這東西,局外人看見,似是十分名貴,其實也賤得很。你還不知,到中了進士去殿試,那個矮桌子,也有三條腿的,也有兩條腿的,也有破了半個面子的,也有全張松動的。總而言之,是沒有一張完全能用的。到了殿試那天,可笑一班新進士,穿了衣冠,各人都背著一張桌子進去。你要看見了,管你肚腸也笑斷了,嘴也笑歪了呢。”我笑道:“大哥想也背過的了?”繼之道:“背的又不是我一個。”我道:“背了進去,還要背出來呢。”繼之道:“這是定做的粗東西,考完了就撂下了,誰還要他。”

  閑話少提。到了初十以后,就有朱卷送來了。起先不過幾十本,我和繼之分看,一會就看完了;到后來越弄越多,大有應接不暇之勢。只得每卷只看一個起講:要得的就留著,待再看下文;要不得的,便歸在落卷一起。揀了好的,給繼之再看;看定了,就拿去薦。頭場才了,二場的經卷又來;二場完了,接著又是三場的策問。可笑這第三場的卷子,十本有九本是空策,只因頭場的八股薦了,這個就是空策,也只得薦在里面。我有心要揀一本好策,卻只沒有好的,只要他不空,已經算好了。后來看了一本好的,卻是頭、二場沒有薦過,便在落卷里對了出來;看他那經卷,也還過得去,只是那八股不對。我問繼之道:“這么一本好策,奈何這個人不會作八股!”繼之看了道:“他這個不過枝節太多,大約是個古文家,你何妨同他略為改幾個字,成全了這個人。”我吐出舌頭,提起筆道:“這個筆,怎么改得上去?”繼之道:“我文具箱里帶著有銀朱錠子。”我道:“虧大哥怎么想到,就帶了來。可是預備改朱卷的?”繼之道:“是內簾的,那一個不帶著。你去看,有兩房還堂而皇之的擺在桌上呢。”我開了文具箱,取了朱錠、朱硯出來,把那本卷子看了兩遍,同他改了幾個字,收了朱硯,又給繼之看。繼之看過了,笑道:“真是點鐵成金,會者不難,只改得二三十個字,便通篇改觀了。這一份我另外特薦,等他中了,叫他來拜你的老師。”我道:“大哥莫取笑。請你倒是力薦這本策,莫糟蹋了,這個人是有實學的。”繼之果然把他三場的卷子,迭做一迭,拿進去薦。回來說道:“你特薦的一本,只怕有望了。兩位主考正在那里發煩,說沒有好策呢。”

  三場卷子都看完了,就沒有事,天天只是吃飯睡覺。我道:“此刻沒有事,其實應該放我們出去了,還當囚犯一般,關在這里做甚么呢。此刻倒是應試的比我們逍遙了。”繼之忽地撲嗤的笑了一聲。我道:“這有甚么好笑?”繼之道:“我不笑你,我想著一個笑話,不覺笑了。”我道:“甚么笑話?”繼之道:“也不知是那一省那一科的事,題目是‘邦君之妻’一章。有一本卷子,那破題是:‘圣人思邦君之妻,愈思而愈有味焉。’”我聽了不覺大笑。繼之道:“當下這本卷子,到了房里,那位房官看見了,也象你這樣一場大笑,拿到隔壁房里去,當笑話說。一時驚動了各房,都來看笑話。笑的太利害了,驚動了主考,吊了這本卷子去看,要看他底下還有甚笑話。誰知通篇都是引用《禮經》,竟是堂皇典麗的一篇好文章。主考忙又交出去,叫把破題改了薦進去,居然中在第一名。”我道:“既是通篇好的,為何又鬧這個破題兒?”繼之道:“傳說是他夢見他已死的老子,教他這兩句的,還說不用這兩句不會中。”我道:“那里有這么靈的鬼,只怕靠不住。”繼之道:“我也這么說。這件事沒有便罷,倘若有的,那個人一定是個狂士,恐怕人家看不出他的好處,故意在破題上弄個笑話,自然要彼此傳觀,看的人多了,自然有看得出的。是這個主意也不定。”

  我道:“這個也難說。只是此刻我們不得出去,怎么好呢?”繼之道:“你怎么那么野性?”我道:“不是野性。在家里那怕一年不出門,也不要緊。此地關著大門,不由你出去,不覺就要煩燥起來。只要把大門開了,我就住在這里不出去也不要緊。”繼之道:“這里左右隔壁,人多得很,找兩個人談天,就不寂寞了。”我道:“這個更不要說。那做房官的,我看見他,都是氣象尊嚴,不茍言笑的,那種官派,我一見先就怕了。那些請來幫閱卷的,又都是些聳肩曲背的,酸的怕人;而且又多半是吃丫片煙的,那嘴里的惡氣味,說起話直噴過來,好不難受!里面第七房一個姓王的,昨天我在外面同他說了幾句話,他也說了十來句話,都是滿口之乎者也的;十來句話當中,說了三個‘夫然后’”。繼之笑道:“虧你還同他記著帳!”我道:“我昨天拿了風槍出去,掛了裝茶葉的那個洋鐵罐的蓋做靶子,在那里打著頑。他出來一見了,便搖頭擺尾的說道:“此所謂有文事者,必有武備。’他正說這話時,我放了一槍,中了靶子,砉的一聲響了。他又說道:‘必以此物為靶始妙,蓋可以聆聲而知其中也;不然,此彈太小,不及辨其命中與否矣。’說罷,又過來問我要槍看,又問我如何放法。我告訴了他,又放給他看。他拿了槍,自言自語的,一面試演,一面說道:‘必先屈而折之,夫然后納彈;再伸之以復其原,夫然后撥其機簧;機動而彈發,彈著于靶,夫然后有聲。’”繼之笑道:“不要學了,倒是你去打靶消遣罷。”我便取了洋鐵罐蓋和槍,到外頭去打了一回靶,不覺天色晚了。

  自此以后,天天不過打靶消遣。主考還要搜遺,又時時要斟酌改幾個朱卷的字,這都是繼之自己去辦了。直等到九月十二方才寫榜,好不熱鬧!監臨、主考之外,還有同考官、內外監試、提調、彌封、收掌、巡綽各官,擠滿了一大堂。一面拆彌封唱名,榜吏一面寫,從第六名寫起,兩旁的人,都點了一把蠟燭來照著,也有點一把香的,只照得一照,便拿去熄了,換點新的上來,這便是甚么“龍門香”、“龍門燭”了。寫完了正榜,各官歇息了一回,此時已經四更天光景了,眾官再出來升座,再寫了副榜,然后填寫前五名。到了此時,那點香點燭的,更是熱鬧。直等榜填好了,卷起來,到天色黎明時,開放龍門,張掛全榜。

  此時繼之還在里面,我不及顧他,猶如臨死的人得了性命一般,往外一溜,就回家去了。時候雖早,那看榜的人,卻也萬頭攢動。一路上往來飛跑的,卻是報子分投報喜的。我一面走,一面想著:“作了幾篇臭八股,把姓名寫到那上頭去,便算是個舉人,到底有甚么榮耀?這個舉人,又有甚么用處?可笑那班人,便下死勁的去爭他,真是好笑!”又想道:“我何妨也去弄他一個。但是我未進學,必要捐了監生,才能下場。化一百多兩銀子買那張皮紙,卻也犯不著。”一路想著,回到家,恰好李升打著轎子出來去接繼之。我到里面去,家里卻沒有人,連春蘭也不看見,只有一個老媽子在那里掃地。我知道都在繼之那邊了,走了過去,果然不出我之所料,上前一一見過。

  母親道:“怎么你一個人回來?大哥呢?”我道:“大哥此刻只怕也就要出來了。我被關了一個多月,悶得慌了,開了龍門就跑的。”吳老太太道:“我的兒,你辛苦了!我們昨天晚上也沒有睡,打了一夜牌,一半是等你們,一半也替你們分些辛苦。”說著,自己笑了。姊姊道:“只關一個多月,便說是慌了,象我們終年不出門的怎樣呢!”我道:“不是這要說。叫我在家里不出門,也并不至于發悶。因為那里眼睜睜看著有門口,卻是封鎖了,不能出來的,這才悶人呢。而且他又不是不開,也常常開的,拿伙食東西等進來,卻不許人出進,一個在門外遞入,一個在門里接收;拿一個碗進來,連碗底都要看過。無論何人,偶然腳踹了門閬,旁邊的人便叱喝起來。主考和監臨說話,開了門,一個坐在門里,一個坐在門外。”母親道:“怎么場里面的規矩這么嚴緊?”我道:“甚么規矩!我看著直頭是搗鬼!要作弊時,何在乎這個門口。我還打了一個鴿子,鴿子身上帶著題目呢。”老太太道:“規矩也罷,搗鬼也罷,你不要管了,快點吃點心罷。”說著,便叫丫頭:“拿我吃剩下的蓮子湯來。”我忙道:“多謝干娘。”

  等了一會,繼之也回來了。與眾人相見過,對我說道:“本房中了幾名,你知道了么?”我道:“我只管看卷子,不管記帳,哪里知道。”繼之道:“中了十一卷,又撥了三卷給第一房,這回算我這房最多了。你特薦的好策,那一本中在第十七名上。兩位主考都贊我好法眼,那里知道是你的法眼呢。”我道:“大哥自己也看的不少,怎么都推到我身上?”繼之道:“說也奇怪,所中的十一卷,都是你看的,我看的一卷也不曾中。”說罷,吃了點心,又出去了。大約場后的事,還要料理兩天,我可不去幫忙了。

  坐了一會,我便回去。母親、嬸嬸、姊姊,也都辭了過來。只見那個柴窯的彌勒佛,已經擺在桌上了。我問壽屏怎樣了。姊姊道:“已經裱好了。但只有這兩件,還配些甚么呢?伯娘意思,要把這如意送去。我那天偶然拿起來看,誰知紫檀柄的背后,鑲了一塊小小的象牙,侶笙把你救秋菊和遇見他的事,詳詳細細的撰了一篇記刻在上面,這如何能送得人。”我聽見連忙開了匣了,取出如意來看,果然一片小牌子,上面刻了一篇記。那字刻得細入毫芒,卻又波磔分明。不覺嘆道:“此公真是多才多藝!”姊姊道:“你且慢贊別人,且先料理了這件事,應該再配兩樣甚么?”我道:“急甚么!明日去配上兩件衣料便是。”

  忽然春蘭拿了一封信來,是繼之給我的。拆開看時,卻是叫我寫請帖的簽條,說帖子都在書房里。我便過去,見已套好了一大疊帖子,簽條也粘好了,旁邊一本簿子,開列著人名,我便照寫了。這一天功夫,全是寫簽條,寫到了晚上九點鐘,才完了事。交代家人,明日一早去發。一宿無話。

  次日,我便出去,配了兩件衣料回來,又配了些燭酒面之類,送了過去。卻只受了壽屏、水禮,其余都退了回來。往返推讓了幾次,總是不受,只得罷了。

  繼之商通了隔壁,到十九那天,借他的房子用,在客堂外面天井里,拆了一堵墻,通了過去。那隔壁是一所大房子,前面是五開間大廳;后進的寬大,也相仿佛,不過隔了東西兩間暗房,恰好繼之的上房開個門,可以通得過去。就把大廳上的屏風撤去,一律掛了竹簾,以便女客在內看戲。前面天井里,搭了戲臺;在自己的客堂里,設了壽座。先一天,我備了酒,過去暖壽。又叫了變戲法的來,頑了一天。連日把書房改做了帳房,專管收禮、發賞號的事。

  到了十九那一天,一早我先過去拜壽。只見繼之夫婦,正在盛服向老太太行禮。鋪設得五色繽紛,當中掛了姊姊畫的那一堂壽屏,兩旁點著五六對壽燭。我也上前去行過禮。那邊母親、嬸嬸、姊姊,也都過來了。我恐怕有女客,便退了出來,到外面壽堂上去。只見當中掛著一堂泥金壽屏,是藩臺送的,上面卻是侶笙寫的字;兩旁是道臺、首府、首縣的壽幛;壽座上供了一匣翡翠三鑲如意,還有許多果品之類,也不能盡記。地下設了拜墊,兩旁點了兩排壽燭,供了十多盆菊花。走過隔壁看時,一律的掛著壽聯、壽幛,紅光耀眼。階沿墻腳,都供了五色菊花。不一會,繼之請的幾位知客,都衣冠到了。除了上司擋駕之外,其余各同寅紛紛都到,各局所的總辦、提調、委員,無非是些官場。

  到了午間,擺了酒席,一律的是六個人一桌。入席開戲,席間每來一個客,便跳一回加官,后面來了女客,又跳女加冠,好好的一本戲,卻被那跳加官占去了時候不少。

  到了下午時候,我回到后面去解手,方才走到壽座的天井里,只見一個大腳女人,面紅耳赤,滿頭是汗,直闖過來。家人們連忙攔住道:“女客從這邊走。”就引他到上房里去。我回家解過手,仍舊過來,只見座上各人,都不看戲,一個個的都回過臉來,向簾內觀看。那簾內是一片叫罵之聲,不絕于耳。

  正是:庭前方競笙歌奏,座后何來叫罵聲?不知叫罵的是誰,又是為著甚事叫罵,且待下回再記。

上一章目錄下一章

Copyright ? 讀書網 www.izrpfr.live 2005-2019, All Rights Reserved.
鄂ICP備15019699號 鄂公網安備 42010302001612號
中国福彩北京赛车